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
 

何煦阳

 

沉寂了许久的智能音箱,在今年大模型横空出世之后,又再次燃起了新的希望。

2月9日,小度宣布将融合文心一言,打造针对智能设备场景的AI模型“小度灵机”,并将其应用到小度全系产品中。

4月11日,天猫精灵宣布将结合阿里巴巴通义千问,阿里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透露,未来天猫精灵希望成为“个性化的智能助手”,比如拥有脱口秀演员鸟鸟的声音和性格特征的“鸟鸟分鸟”。

“就像是一场梦,醒来还是很感动”,智能音箱自诞生之初,就一直承载着成为下一代互联网入口的愿景,如今有自研大模型加持,小度和天猫精灵的自然语言理解、内容生成等能力都将大大提升。曾经的愿景,看似将成为现实。

只是当抢跑成功的小度和天猫精灵环顾四周,却发现周围早已人丁寥落。回溯智能音箱的发展脉络,巨头一直在竞争中拥有先天优势。如今小度和天猫精灵能依然屹立,就是靠当初的补贴大战稳住脚跟,杀出重围,又因背靠大厂资源在近几年中得以艰难续命。

但更多的玩家已在早期激烈的价格战中倒下,残余者也没能活过数年的寒冬。3月31日,曾一度以65%份额占据国内智能音箱市场的叮咚智能音箱宣布停服,无声地倒在ChatGPT爆发的前夜。

而幸存的小度和天猫精灵,搭载大模型之后,依然要面临对产品可用性、生态建设等诸多挑战,能否笑到最后,仍是未知。

01、“百箱大战”贴身肉搏落幕三年

 

鲜少有人记得,彼时的智能音箱,正如此时的ChatGPT,在数年以前同样是潮流风口的代名词。

智能音箱的热潮最早从大洋彼岸刮来。2014年11月,亚马逊推出了第一款智能音箱“Echo”,可以帮助用户播放音乐、新闻,进行网购、叫车。因为赋予了传统音箱人口智能的属性,“Echo”的诞生将人口智能这一概念推向风口,随后智能音箱热潮席卷全球。

国内智能音箱热潮也汹涌而至,上百家企业将市场厮杀成一片红海,其中既有阿里、小米、百度等巨头,也有喜马拉雅、出门问问等互联网及AI创业公司,甚至有传统音频厂商与科技公司配合上阵。

阿里比百度更早锚定了这个机会。2018年,阿里投了30亿“人工智能补贴金”给智能音箱,当年天猫精灵在智能音箱的出货主力为“天猫精灵方糖”,上市促销价仅89元,成为天猫精灵首个销量千万级的产品,最终帮助天猫精灵收获38%的市占率。

尽管姗姗来迟,小度却采取了大胆的策略:在智能音箱上叠加一块触控屏幕。当时该产品设计并不被看好,但小度却凭此逆袭,根据根据Canalys数据,小度智能音箱在2019年出货总量达到1730万台,一跃成为全国第一,引来其他友商纷纷效仿。小度CEO景鲲在之后经常谈及此事,并总结到:“内卷改变不了世界,创新才行。”

当时的智能音箱战场,可谓“百花齐放,各领”。

具体而言,百度的路径是产品补贴与内容投资双管齐下,让用户习惯通过触控屏幕与语音交互,调取音箱背后的服务,为此百度投资了众多知名内容品牌,如“凯叔讲故事”等。

而阿里则手握淘宝、天猫这样的线上交易渠道,并与其他品牌产品进行联动。2019年双11,天猫精灵“语音购”服务投入大促,用户可将智能音箱作为购物入口,并享有商品补贴。根据天猫精灵提供的数据,当年双11有超500万验了语音购物,最终有105万笔订单交易成功。

其他玩家也各有优势。如比阿里还先杀入战场的叮咚音箱,依托讯飞的智能语音技术积累,能够连接与京东合作的数百款智能家居产品;小米推出的小爱同学,拥有小米构建的供应链优势,背后关联小米生态……

一时间,各位玩家贴身肉搏,“百箱大战”凶猛开启。洛图科技数据显示,2020年国内智能音箱市场销量为3785万台,是国内智能音箱销量的顶峰。

但补贴大战结束后,大家都意识到广泛的用户消费习惯并没有形成。在智能音箱杀得难分难解的2019年,搜狗CEO王小川就在一次会议上预言:“未来几年后,这个产品就不了。”

事实也确实如此。不少买家在购买智能音箱后,将其中的人工智能技术戏称为“人工智障”,“你下指令它要么没听清,要么没听懂;但你打电话时它倒是很积极地跳出来插嘴,非要参与参与”。买音箱之前以为可以用来听歌、听故事,买了之后发现这些服务都要收费,结果到后来“它就变成了为我开关灯和报天气预报的”。

消费者不买账也体现在了数据上。洛图科技数据显示,中国智能音箱的销量在2020年达到巅峰后,便一路下跌,国内智能音箱2021年、2022年销量分别为3654万台、2631万台,同比下降3.5%、28%。今年第一季度,国内智能音箱的整体销量为570.9万台,同比下降25.2%。

近3年智能音箱的热度逐年走低,销量的下滑直接影响到小度与天猫精灵的业务调整。小度于2020年9月30日与百度分拆,之后又声称上市,但两年多过去了,却未见进一步动作。天猫精灵更经历了几番波折,其在2019年由向张勇汇报,改成向朱顺炎汇报,又在2020年1月1日升级为独立事业部,被传遭到“冷处理”。2020年末,当时任天猫精灵的运营与市场总经理杜海涛离职

02、音箱之外的生态争夺战

 

“我生气的不是它(Siri)说错,我生气的是它的那种傲慢。它完全可以谦虚一点,比如说:当前天气咱也不敢瞎说呀,那天气预报都说不准的事儿,要不,你问问小度?”

这是在《脱口秀大会》第四季总决赛现场上的表演片段。经过几年的激烈厮杀,小度、天猫精灵所代表的智能音箱已经植入买家心智,成为用户记忆,不管是褒是贬,总能让人又好气又好笑地揶揄几句。但明眼人才会发现,小度、天猫精灵,早在音箱之外开疆拓土数年。

“智能音箱根本就不应该卖”,同在人工智能助手深耕已久的小冰公司CEO李笛向Tech星球表示。与小度、天猫精灵类似,小冰也从背靠的大厂——微软公司独立,但却没有做智能音箱。李笛认为,人工智能助手应该跨越所有平台和场景,不被音箱所局限。

“我们希望有一个人工智能助手,我在手机里、微信里,能与它交流,到车里还能与它交流;到家里、到楼下的便利蜂里,交流的还是它。”

也是循着这个思路,折戟的小度与天猫精灵开始推出更多智能硬件产品,试图打造自己的智能生态。但具体路径上,两家又有所不同。

小度走自研自卖、营销破圈路线。继智能音箱之后,小度又推出了TWS耳机、智能健身镜、智能摄像头电视等多款产品,将小度助手植入到用户身边。小度CEO景鲲在接受采访时提到,推出诸多智能硬件产品,是为了让小度“拥有自己的试验田,如果只能在别人的田(硬件)里尝试,未免会涉及许多沟通和协调”。

为提升小度在市场上的曝光率,百度在综艺上铆足了劲,先后赞助《王牌对王牌》、《向往的生活》等综艺节目。几乎每一期,嘉宾都会主动和小度对话,为观众种草。

天猫精灵则发力物联网,并与其他企业合作,打造“全面的AI赋能体系”。此前据36氪报道,天猫精灵的负责人库伟同样为阿里云IOT负责人,这促进了阿里云IOT与天猫精灵的平台、团队和技术接口整合。

而早在国内智能音箱火热的2018年,天猫精灵就成立了“天猫精灵AI联盟“,与合作厂商联合开发产品。2020年,天猫精灵举办春季发布会,在此前的基础上推出了“妙物计划”与“双百计划”:投入 100亿元进行生态建设,与合作伙伴共同推出 100 款千万级智能产品。天猫精灵走出音箱,植入到越来越多的产品中,如空调、扫地机、投影仪、榨汁机等。

在智能生态的大方向下,小度与天猫精灵还找到了第二个发力点:智慧教育。

2021年,“双减政策”在教培市场刮起剧烈风暴,加上疫情催化,各路玩家纷纷切入智能教育赛道。2021年3月,小度发布了首款专业学习平板;5月,天猫精灵发布智慧屏天猫精灵E1,先后切入教育赛道。

Tech星球观察发现,对比教培企业,小度与天猫精灵更倾向于做工具类产品,在技术、产品上下功夫,而小度在智能教育上明显比天猫精灵投入更多。继推出学习平板之后,小度又发布了词典笔、大屏护眼学习机等多款产品。

在2022年的第三季度开始,景鲲亲自带队,在小度内部开展“全闭环战役”,将教育线打造为智能音箱之后的另一条增长曲线。目前,教育类智能硬件产品收入已经占据小度总营收的50%。

03、大模型再次激活智能音箱?

 

三年过去,小度与天猫精灵的智能生态战略成效几何?

今年3月,小度智能生态增添一款新物种“添添闺蜜机”,是一款屏幕可旋转、整机可移动的27英寸超大平板,主打卖点是可在厕所、卧室、厨房等多场景进行游戏、观影、健身等多功能活动。沿袭了此前营销破圈的传统打法,小度在抖音、小红书等渠道进行了地毯式“种草”,目前战绩不俗,上线两个月销售额破亿。

小度线下实体店的销售告诉Tech星球,目前“添添闺蜜机”在整个北京都处于缺货状态,经常有顾客打电话来询问补货情况,但工厂还没补货完成。

一片叫好声中也有杂音。Tech星球探访得知,2020年小度TWS耳机做了一批存货30万单,短期没有卖完。对于新推出的闺蜜机,有用户在小红书评论区吐槽其为“大屏厕所搭子”,并认为其应用场景均可被替代。

另一边,在购物平台可以看到,天猫精灵商业化主要靠自营产品,其中“IN糖”智能音箱销量最好,但“妙物”计划旗下的小红盒投影仪、扫地机等产品的销量均平平。因营销力度不如小度,天猫精灵总体声量不高。

像在漆黑的隧道里终于看到光亮,ChatGPT发布后,小度与天猫精灵都第一时间接入自研大模型。

前百度架构师李天华,在朋友圈祝福小度CEO景鲲。他认为对话是人的本能,新的对话搜索助手在3-5年内会部分或完全替代传统搜索引擎。而小度在探索前端各类场景服务容器层面成绩不俗,若百度加大投入,5年后小度市值可能不止500亿美金,甚至高达千亿。

但接入大模型后,小度、天猫精灵是否就一定能焕发“第二春”呢?

无论小度还是天猫精灵,在产品中最重视的均是自己搭载的智能软件系统。但如果大模型技术已发展成熟,用户在手机中,在APP中就拥有虚拟助手的陪伴,为何还需要购买智能音箱作为入口?6月1日,小冰利用自身小冰框架推出的“半藏森林克隆人”正式上线,用户在小冰岛APP中就可与其进行聊天、语音,甚至可与其进行视频对话。

除了需要坚定做智能硬件的信念,小度与天猫精灵的产品还需进一步打磨。

5月22日,小度推出一款学习手机“小度青禾”,搭载“小度灵机”大模型。景鲲在接受媒体群访时表示,主打“学习手机”概念,是因为瞄准了家长在看到对孩子对手机的渴望时既理解,又担心的矛盾心理。“我特别喜欢矛盾,如果有一个与日俱增的需求没有被满足,同时家长又纠结要不要去满足(孩子的需求),这就说明需要我们的这款产品”。

发布之后,该款产品却遭到了与此前小度推出的智能教育产品同样的反馈。不少用户指出其自带的课程教学内容水平不够,不如其他智慧教育平台。上述小度线下店的销售告诉Tech星球,在智能教育方面,小度与学校教育资源的对接没那么多。

5月26日,天猫精灵发布新款产品智能眼镜,该款智能眼镜搭载了阿里“通义千问”大模型,并使用了骨传导技术,听音乐无需耳机。但有B站UP主实测显示,眼镜音量调到七十之后面部会被震动发麻。评论区有用户附和称,哪怕环境噪音不大,都听不清楚眼镜的声音。

在C端的交互体验还需时间提升的情况下,小度与天猫精灵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做B端的智慧解决方案,提升自身的商业化天花版。

有网友测评发现,天猫精灵智能音箱附带的APP开屏需要观看广告。另外,据悉,小度在做酒旅等解决方案,与百度智能云以及广告部门合作。

行业人士向Tech星球介绍,比方说第三方采购小度1亿元规模硬件产品,百度方面会有8000万元的聚屏广告投放。这样既有利于小度低价出货,也有利于百度广告获得线下流量。

市场教育总是艰难的,人们总是乐于一步到位,直接享受到如电影《Her》中的 Smantha 般既聪慧又善解人意的智能助手服务,却选择性忽视或不愿意等待在此之前企业与技术发展的慢慢长夜。

不管如何,对小度与天猫精灵的智能之梦,应心怀敬意。

 

作者 admin